戊戌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尽途

缜砚

  暮钟三声,昼明。

  一声哀号划破煞空。

  王,驾鹤西去矣——

  “砚……寒清。”空寂宫殿,时不时传来隐忍的抽泣声,他不爱听这些,却又无力赶走。垂垂老者,已是弥留,枯槁的手掌如同埋没千年的树根,用尽气力,将那人紧紧留住,却又留不住。

  这一次,又是我先走了,抱歉……你走吧,我已经束缚你太久、太久了。

  这些,他再也来不及说出了,最后一眼,深藏的温柔破冰而出,再无保留。

  阖眼朦胧之际,有珠润自脸上划过,砚寒清,他的师相。他想,他还没见过他的师相落泪呢……

  鲛泪一粒一粒化作点点晶莹,直至,再也看不见什么。

  ……

  暮下,佝偻的老者拖着长长的斜影离开。身后,白幛重重,一伏接一伏的哀凄。

  忽然,他停下。何时,这宫墙,筑的这样高了?这路,也没这样远的……

  ……

  殿下想看什么?奄奄的小官依旧无精打采。

  那个少年温柔看着他,轻声道:海晏河清。

  还有……你。

  ……

 

  着蓝衣华袍少年人重重一揖。“请您帮我。”

  “微臣……老了,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

这些都是梦见的,只可惜,文笔太差,写不出那种感觉啊!!!

评论(5)

热度(9)